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行业新闻
让再制造产业成为美丽中国建设的一抹新绿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中国制造业得到快速发展,增强了我国的综合实力。另一方面,随着制造业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高耗能、高污染,使生态环境的日渐恶化。党的十八大报告把生态文明建设提高到新的高度,纳入建设小康社会的五个目标,形成中国特色的“五位一体”。

    再制造产业以提高资源利用保护生态环境为核心,是高端制造业的延伸和发展,高度契合了生态文明建设的内涵,是“两型”社会建设的科学实践,所以其理所当然成为政府和行业推崇的新宠,在中国“十二五”发展规划之中已将“再制造”作为资源节约的代名词而写入其中,以“两型”姿态创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坐标。 
   

    再制造是把达到使用寿命的产品通过修复和技术改造使其达到甚至超过原型产品性能的加工过程,是物质循环利用的有效途径,也是制造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经之路。再制造作为制造产业的延伸和发展,在中国还未能普及甚至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有点陌生,但是这个产业在欧美发达国家却发展了半个多世纪,并且作为一种资源节约型的产业备受国外政府推崇和广大民众欢迎。再制造产业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特别是生态效益更为明显,再制造出来的新品,成本是新品的50%左右,节能60%,节材70%以上。如果按照再制造设计,汽车回收成果能被充分利用的话,对大气污染水平比目前可降低85%,水污染处理量比目前减少76%,能达到资源利用的“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和“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的目标,是传统经济模式的根本变革和节能的重要途径,也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必然选择。

    另外,再制造产业的发展能为消费者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缓解就业压力,对提升我国机电产品国际竞争力,扩大开放也具有重大的意义。再制造业代表着21世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方向,因此,发展再制造业是一件利国利民的战略性大事。  
  一个新事物的诞生和发展,总会经历阵痛甚至质疑,再制造产业也不例外,目前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和挑战。比如再制造旧件来源渠道面窄、量小,导致企业再制造规模小、产品单一,再加上再制造产品标准未出台,产品销售渠道不畅,再制造产品不能真正进入流通市场,无法形成规模效益。而再制造技术和设备不仅投资额度很大,风险也大,导致企业投资信心不足,技术设备落后,不少企业的“再制造”过程还仅仅停留在翻新、维修上。也正是欠成熟的市场环境和缺失的保障政策使得原本前景广阔、利润可观的再制造产业如同镜中花可望不可及,致使企业对再制造产业投资信心不足,产业发展缓慢。另外,再制造公共服务平台对于产业集聚和发展必不可少,但由于各个平台的作用不同,承担的功能和运营方式也不尽相同,其建设的方式必然也不同。比如污水处理厂、固废处理中心等环境承载平台暂时应由政府承建;旧件回收物流中心、清洗拆解中心应由企业承建并负责经营;信息中心的硬件应由政府投入,由专业公司管理和运营,再制造企业积极参与,它的功能和作用才能得到充分发挥;检测鉴定中心应由企业建设,政府给予支持,鼓励企业按照国家相关要求和规定建设、申报和验收,使之成为国家认可、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检测鉴定机构。总之,平台建设相当复杂,掌控其着力点是关键所在。
  虽然中国再制造业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整个产业力量比较弱小,但这无法阻挡再制造产业发展的趋势。我们应该顺势而为,克服当前的不足和缺陷。一是要着力推进信息化建设,突破渠道瓶颈。再制造产业的信息化主要指逆向物流体系的信息化、再制造技术的信息化以及再制造产品销售服务的信息化。通过建立再制造产业信息中心,提供旧件资源回收信息和再制造产品市场信息,并为再制造技术交流提供快捷的途径,促进再制造企业的发展和再制造科技的推广与应用,确保再制造整个产业链高效运转。二是要着力深化技术创新,突破技术瓶颈。制定优惠政策,支持再制造企业引进先进再制造工程技术和再制造生产过程中必须的检测设备,提高再制造生产水平,以先进的再制造技术改变初级加工、简易修复的现状。引导企业和科研院所在基地建设和申报国家认可的再制造产品检测鉴定中心,确保产品质量和市场信誉。鼓励企业联合科研院所在关键领域开展产学研合作,提升科研成果的转化效率。三是要着力加快平台建设,突破机制瓶颈。公共服务平台是再制造生产的重要载体和推手,借助不同性质和类别的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理清政府、企业、第三方的职能职责,集束资源要素,达到平台共享、资源集约、信息互动、流转通达、成本最低化和持续发展的效果。四是要着力提升示范效应,突破集聚瓶颈。依靠专业化、规模化再制造企业的示范,带动其他再制造企业在技术、管理等水平的快速提升。依靠知名再制造企业的影响力加速再制造企业在基地的聚集,壮大基地的集群规模,实现区域再制造产业集聚发展。五是要着力创新盈利模式,突破效益瓶颈。随着市场需求从产品导向向全面解决方案导向转变,制造企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然走上后制造时代服务模式,也就是说企业的发展由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转变,特别是随着资源的日益稀缺和国家政策的逐步完善,制造企业必须完善产品的售后服务体系,履行产品延伸责任。为此,作为示范点要重点对接国内外知名制造企业,着力引进知名企业的再制造事业部进驻基地,充分发挥其产品、技术和市场优势,进行制造产业价值链的延伸,凸显再制造产品的价值,实现再制造预期效益目标,让其成为中国公民的新理念、新目标和新的价值取向。
  再制造产业的成熟和发展需要一个过程,如果顺其自然发展,也许还要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但是在中国甚至长沙,政府可以先行引导。
  政府作为产业推手要给力。首先,要给制造业企业“压力”。制定相关法律法规,规范行业回收责任制,明确生产者延伸责任制和销售商延伸责任制,从法规和政策的层面去保障旧件的来源,形成科学、合理、规范的旧件回收体系,确保再制造旧件来源充足合法。其次,要给予再制造企业“动力”。国家要针对再制造示范企业和示范基地出台激励性的政策,在政策上和资金上给予重点支持,促进基地加快基础设施和产业平台的建设,鼓励企业引进先进再制造技术,改造和提升再制造生产工艺,通过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应用,使再制造产业水平得到快速提升。再次,要激发产业发展的“潜力”。尽快制定合理规范的行业准入制度和科学的产品质量标准体系,加强产品流通的管理,让企业看到市场和利润空间,增强投资信心,确保产品质量,树立市场信誉。同时要加大宣传力度,倡导再制造理念,甚至可以采用适当的行政手段和政策优惠,强化广大民众使用再制造产品的消费导向,从根本上解决市场问题和资源再利用问题。 
  企业作为产业和市场的主体要发力。首先,企业要有远见卓识,从目前中国制造业来看,发展非常迅速,产业基础越做越大,但总体科技含量不高,特别是在制造业的资源再利用方面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相差甚远,再制造业在欧美国家已经相当成熟,在中国还刚刚起步,但制造业资源的循环再利用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加之中国是消费大国,是制造大国,也必定是再制造大国,对于这一点,企业应坚信不疑,再制造“有利可图”是硬道理。因此,企业对于有利可图的事业一定要大胆干,在机遇出现时敢当捷足先登的赢家。其次,企业要找准发力点,企业的发力点应该在先进技术的引进和创新上,要重点引进先进的表面处理工程技术、快速成型技术、修复热处理技术以及机械加工技术等再制造工艺技术,引进先进的毛坯检测、在线监测以及成品检测设备技术,以先进的再制造工程技术和检测技术保障再制造产品的质量,提升产品的公信力。再次,要形成完善的旧件回收网络和再制造新品的销售网络,销售市场除了要靠政府积极引导之外,企业对逐渐成熟的市场和销售渠道要借机拓展,旧件回收和再制造产品销售要双管齐下,保障旧件,扩大销量,这样才能自成体系,形成稳定的价值链条。
  十八大就生态文明建设作了重要的政治设计,提出绿色经济、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努力促进三个经济业态互动互补。中国凭借全球最广阔的再制造资源和对国际再制造先进技术的吸纳能力以及对生态文明的重视,完全可以后发赶超,实现中国再制造业快速崛起。而在这其中,长沙大有可为,可依托再制造业,在循环经济领域树立新标杆,让再制造这颗种子根植思想和行动深处,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一抹新绿。



网站首页 | 亚洲城体育官方电玩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